旅邸久寓出郊有作

清代多隆阿

旭日流晖处处同,才知暖律入辽东。疏杨细柳全含绿,文杏夭桃尚未红。

已见阳光猜野马,还将雨意卜飞虫。栽培倾覆因材笃,谁体天心补化工。

多隆阿

多隆阿(1817年12月20日—1864年5月18日),字礼堂,呼尔拉特氏,达斡尔族,清代隶属满洲正白旗,著名军事将领,擅长指挥马队,在同治中兴时期和湘军第一名将鲍超齐名而过之,有多龙鲍虎之誉。1862年(同治元年),陕西回民起事,多隆阿于十一月抵达潼关,次年二月攻占回军在同州的两个重要据点羌白镇和王阁村,九月攻占苏家沟和渭城湾,杀死叛军一万七、八千人。至此陕西回军被迫向甘肃撤退。1864年(同治三年)4月1日,多隆阿攻占盩厔,进城时遭流弹击中,延至5月18日伤重不治。赠太子太保,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入祀京师昭忠祠,谥忠勇。► 167篇诗文

猜您喜欢

旅情

明代祝允明

旅食惭工部,分携念孟光。岁时临俎豆,风露警衣裳。

满月当春面,明霞见晚妆。情怀宜自遣,看是买臣乡。

五代李珣

参差草树连巴国,依约云烟绕楚台。

南乡子 其二 添字

宋代黄庭坚

心里人人,暂不见、霎时难过。天生你要憔悴我。把心头从前鬼,著手摩挲。

抖擞了、百病销磨。见说那厮脾鳖热。大不成我便与拆破。

待来时、鬲上与厮噷则个。温存著、且教推磨。

幸喜大同

清代白胤谦

幸喜云中捷,元凶已受诛。神功收不战,仁泽到无辜。

草窃终难久,余氛会一苏。有家见天日,歌舞遍山隅。

栖云楼晏坐效寒山偈(六首。滁仆阳太扑官舍

明代殷迈

对雨千峰静,看山百虑轻。
昨宵明月夜,露地白牛生。

和罗隐诗再题多景楼

元代王奕

老了英雄费了吟,鹿儿化马不消寻。死生寿夭苍生命,治乱存亡上帝心。

嶓冢西来山叠叠,焦金东望海深深。眼前参透坎中画,始识恒河只寸涔。

再送杏东考功北上便道省觐

明代边贡

祖筵晴日照离肠,客思江流共渺茫。西去直看家不远,北游虚拟棹相将。

璧池花发兼桃李,阿阁巢成待凤凰。五色愿分庭下綵,入朝重补舜衣裳。

夜坐

清代孙原湘

虫声破夜寂,小坐媆凉天。病久花同瘦,愁多梦不圆。

孤怀凭月迥,静气得秋先。惟有深闺里,应知客未眠。

十六字令 怀远,代人作

清代商景兰

瓜。今岁须教早吐花。圆如月,郎马定归家。

白雪曲

元代张玉孃

帘白明窗雪,负急寒威冽。
欲起理冰统,发凝指尖折。
霜韩眠不稳,愁重肠千结。
闻看胸梅梢,埋没清尘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