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书事二首 其二

明代郑岳

一水鸣环绕,群峰列戟围。秋高风动响,庭静月流辉。

客梦悲离合,宦途有是非。桑榆景将暮,游子未能归。

赋长生篇寿表兄林孟声

明代郑岳

仙溪之水清且长,仙溪山中药草香。何仙寻源昔到此,九鲤变化凌空翔。

山人昔在谷城住,素书不与黄石遇。挈家迤逦来此溪,日分甘泉饮一注。

胃肠经岁忘渴饥,肌肤玉雪颜如铸。更汲溪流煮石髓,丹成便尔飞升去。

庭阶蓂荚纪生年,大枣如瓜荐寿筵。翩跹鹤驭从空下,霞裾绛节来群仙。

从今愿祝百千岁,眼看沧海复成田。山斋老子时在会,酒酣为赋长生篇。

武功阻雨呈康德涵状元三首 其二

明代郑岳

雨色终朝暝,空堂望眼孤。诗篇传候吏,鸡黍戒行厨。

慷慨谈时事,迂疏愧腐儒。修翰飞不尽,万里睇云衢。

阻雨凤翔官舍咏竹二首 其二

明代郑岳

秋暮雨凄凄,开轩万竹齐。震雷惊笋迸,积雾压枝低。

嶰谷伶伦杳,湘江帝子迷。岐山回首近,还待凤凰栖。

清水道中

明代郑岳

百里关山隔,千林气候分。霜华飞冉冉,木叶坠纷纷。

日照云根湿,溪回草气芬。涧泉流细响,雨过更堪闻。

杏林春意歌赠方在渊

明代郑岳

学书费纸医费人,坡翁此言意苦真。脉经素问眼未识,阴阳表里何由陈。

匕剂试投违脉理,虚词恐喝惊人耳。俗方幸售责厚酬,剪剪逐利活妻子。

焚券几人如宋清,偶收寸效浪传名。视㿂洗髓自神术,三折肱后业始精。

方君家世本业儒,孔颜读罢读灵枢。丹溪东垣及仲景,颇窥堂奥哜其腴。

原病检方非草草,小阮并驱名更早。四方延置不辞劳,立起沈疴济阏夭。

董公种杏昔成林,今无其地有其心。一腔生意何曾息,起死回生泽物深。

峰湖落笔为传写,幅图把玩春盈野。素翁斫地为长歌,一乡二妙天所假。

我生蒲柳质最微,年未及迈气先衰。眼昏足疲齿摇动,时借药力强支持。

葛巾幸尔谢世局,习静山中欲辟谷。六经糟粕徒劳神,枕中鸿宝得奇术。

得奇术,能驻颜。金丹九还火候足,君看他日生羽翰。

赋五老图寿戴德洋七十七

明代郑岳

黄云紫水秘寿乡,玄鹤随人化日长。饮水餐英娱晚节,结蟠高会荐清觞。

五人眉发皆皓白,问其年华不可得。我欲拟之羲皇人,羲皇之人无与敌。

大袖长衫类阮君,羽衣霓裳岂仙客。尝闻潜修阮者流,草衣木食轻王侯。

修形炼气老益固,朝烟暮霞频吞吐。笑傲泉石脱尘凡,指掌图书陈列数。

龟巢莲叶有馀适,鹤舞芝田常自得。孝为安宅友为居,敬作章程慈作则。

我怀汝辈意轩举,欲借此会凭谁语。莫谓五老擅奇芳,蒲坂有人还似汝。

黄河篇

明代郑岳

河浑浑,发昆崙。张骞葱岭迹未到,虚持汉节寻真源。

南流中国见积石,雷奔百折趋龙门。洑流转徙浩无垠,历代为患难具陈。

武帝之时决瓠子,万乘沈璧躬负薪。我浮江汉历南纪,白首始一过孟津。

洪流迅急横绝渡,浊浪汹涌凝心神。江汉合流清且驶,如何此水混泥滓。

一斛水,一斗泥。临流不可汲,去岸即须犁。往年曾决张秋口,万金累址成圩堤。

从此安流循禹迹,并岸蒸民尽粒食。方今九五登圣神,川岳百灵俱效职。

嗟尔河伯谨堤防,侈心莫纵兴望洋。蛟龙自尔安窟宅,平波帖席一苇航。

雨中忆华山

明代郑岳

昨日观西岳,奇峰面面环。境幽将独往,兴尽更迟还。

雨色冥濛外,钟声杳霭间。使归仍过此,直欲步孱颜。

潼关道

明代郑岳

秦山矗矗凌紫烟,中分一臂来蜿蜒。黄河北走触山麓,川涂扼束难夤缘。

高厓壁立通一线,疑从瓮底窥青天。盘盘磬折开复闭,单车只骑艰回旋。

敌楼突起临云表,周遭雉堞空中悬。惟闻鸟声远近相呼应,猿猱下上互攀援。

乾坤设险有如此,我初见之不觉神凛然。关中自古帝王宅,成周之世多历年。

古称在德不在险,不然秦传二世胡为不少延。方今万乘都幽燕,西顾雍陜寄旬宣。

犬牙相制意故在一关之地,中州山陜遥相联。城复为隍古所戒,咨尔守关将卒毋以四方无事长晏眠。